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36章 你才牙癢

作者:小小木子杰字數:2601更新時間:2019-10-11 18:55:39
    一只火紅的小狐貍挺直腰板兒坐在餐桌前,大口的吃著冒著熱氣的宮爆雞丁,吃著熬得濃香的小米粥,小米粥是客棧里送來的,熬得很到位,很適合五六個月的孩子吃,所以,小狐貍沾光,也得到了不少。

    南宮凌霄瞪著小狐貍,紅眸滿是滿滿的不滿。

    為何痛了一下就回到了嬰兒期?為何身體里的毒解了,要變成和小狐貍一樣小的人兒呢?

    霄王很生氣,很生氣,很生氣!

    “我也生氣,怎么醒來就變成了小狐貍,還悲催的變成一只奶娃兒的小狐貍,我找誰說理去,好歹你是人,好不好?”小狐貍怒瞪回去。

    南宮凌霄風中凌亂,小手扒拉了一下自己的頭發。

    四五個月嬰兒的頭發有點兒短,不飄逸啊!早安,總統大人!最新章節

    “怎么變回去?你可有辦法?”南宮凌霄繼續瞪著小狐貍。

    小狐貍搖頭:“不知道,要是知道我就能變回人了!”

    南宮凌霄苦思冥想,他想從大腦里找出關于他變成嬰兒的一絲信息,可是三天來,他腦袋空空,什么都搜索不到,苦惱!

    “哥,你要吃肉?”南宮凌邪站在兩人之間,左看看右看看,最后盯在面前的盤子里,盤子里是一顆顆切得均勻的雞丁,還有小小的黃瓜顆粒,很好看,也很香,他就不明白了,不就是要吃雞肉么,哭什么?

    南宮凌霄紅眸瞪了一眼南宮凌邪:“弟啊,你瞎么?這么大的塊兒,我咋吃?”

    小狐貍笑了,笑的陰險,一排小白牙呲著看著南宮凌霄:“小王爺說你瞎!”盛世太子李承乾作品目錄

    直言不諱的小狐貍話一出口,差點兒將南宮凌霄氣出內傷來。

    南宮凌霄咿咿呀呀的說道:“小狐貍,皮癢了么?我缺圍脖。”紅眸再瞪。

    小狐貍呲牙:“呵呵,得意什么,現在你根本不是我的對手,德行!”

    南宮凌霄磨牙,小牙齒竟然也磨得咯吱咯吱響。

    “哥,你牙癢了么?”南宮凌邪神補刀。

    “你才牙癢,你全家的牙才癢!”南宮凌霄氣結,不想理這個二貨了,合著伙欺負他了。

    小狐貍咯咯咯的笑了起來,笑的前仰后合的,學著南宮凌霄的話語,咿咿呀呀道:“你才牙癢,你全家的牙才癢!”說完,捂著肚子在床上打滾兒,眼淚都笑了出來。第99次離婚最新章節

    南宮凌霄那個氣啊,一把將桌子向另一邊推去,然后,利索的爬了過去,嬌小的身子一把按住了小狐貍的身體。

    小狐貍笑的正起勁兒,哪里防備被小奶娃逮住,等到反應過來時,南宮凌霄已經將她死死的壓在了身下。

    艾瑪,畫面不能看了——

    南宮凌邪捂住眼睛,默默的轉過身,走到房門口,關上房門,站到了門外,心跳加速的看向樓下。

    此刻,樓下的人都大部分已經用完了餐,找客房休息去了,只有坐在二樓窗戶邊兒的一桌兒和另外一桌兒的幾人并未動,依舊慢條斯理的吃著飯,二樓格外的詭異。

    南宮凌邪摸了一下自己臉上的金色面具,轉身去了另一間雅間,換了一套青色的衣袍,慢悠悠的走下了樓梯,走到二樓一處空桌前坐下。與你共舞:溺寵第一妃

    “公子,來壺女兒紅可好?”店小二看到四樓的金主兒下來,第一時間跑上前,諂媚的哈著腰。

    “桃花釀極好,來兩壇!”南宮凌邪甩出一錠金子。

    店小二急忙接住,可是,瞬間,他面露難色。

    掌柜的向他搖頭又擺手的:“桃花釀被人全部買走了,現在一滴都不剩!”

    “公——公子,桃花釀沒了?”店小二將金子放回桌子上,眼里雖然冒著星星,可是,沒有酒上,他無法收到小費的。

    “哦——”南宮凌邪訝異的哦了一聲,然后,然后站起身,背著手,將桌上的金錠收進袖子里,一步步的昂頭離開,走出了客棧。

    二樓用餐的一桌四人放下手里的筷子,然后,起身,在桌子上放了一錠銀子,離開。快穿直播:反派BOSS是女帝!作品目錄

    干凈利索,等到店小二反應過來之時,大街上,已經沒了幾人的蹤影,包括二樓另一桌上的三人。

    “咦——人呢?”店小二疑惑的掃了一下一樓,有趴在窗戶處看了看,哪里還有幾人的蹤影,搖搖頭,看到桌子上都放著一塊兒銀錠,笑了笑,樂滋滋的收了盤子,心里美的開了花:真不錯,這個月終于可以蓋上新房子了!

    南山鎮平時很少有人光顧,這一下子來了這么多的人,每家客棧、酒樓甚至商鋪都開始招待人起來,幾乎家家戶戶也都住進了一些人來。

    大街上人來人往,出奇的喧囂,而四樓雅間,小狐貍的房間里。

    一娃兒一小狐,正在互相怒瞪對方,忽然,咯吱一聲,門被推開。超級大主簿最新章節

    接著,一個梳著靈蛇髻的女子探頭探腦的走了進來,女子身材嬌小,步伐輕盈,進來之后將門又輕輕的帶上,然后,她小心翼翼的提起綠色的裙擺,掂著腳尖慢慢的朝著桌子上擺的幾盤雞肉而去。

    女子粉嘟嘟的小胖臉兒,小胖手,雖然不是很胖,可是,那種嬰兒肥還是很明顯,此人不是別人正是太子的側妃文眉,文良娣。

    文良娣雙眼冒著星星,舔著嘴唇,慢慢的靠近了桌子,然后,她偷偷的向四周瞧了瞧,只看到床上有兩個凸起裹在被子里,便松了一口氣,放下裙擺,然后,一屁——股坐了下來,捋起袖子,露出白皙的小手臂,用胖胖的小手抓住桌子上還在冒著熱氣的一只雞,雙手齊下,撕開一只雞腿兒,又撕開另一只雞腿兒,然后,開始一左一右的往嘴里塞。

    “好吃,好好吃喲!”文良娣吃的歡喜,還不時的發出贊嘆聲,吃雞的速度也跟著加快,也不管這雞是誰的,有木有毒......

    躲在被子下面,只露出眼睛的一人一狐頓時風中凌亂了。

    南宮凌霄:什么情況?她怎么來了?

    上官靈狐:我的雞啊!肉疼!

    南宮凌霄:什么雞?我問你她怎么來了?

    上官靈狐:我怎么知道?我不認識她!

    南宮凌霄凌亂,然后小手托著下巴,良久,拍了一下床。

    南宮凌霄:不好,中計了!

    上官靈狐:中計?

    上官靈狐不解,偏著小腦袋看向桌子邊兒,此刻,文良娣已經吃飽喝足,連桌子上的一大碗小米粥都被她喝了一個底朝天,此刻,她用桌子上的毛巾擦了一下自己的嘴巴和手,然后心滿意足的站了起來,目光灼灼的看向床上。

    上官靈狐感覺那看來的目光就像被狼盯上的獵物一般,下意識的后退。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广东11选5杀码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