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22章 叔可忍嬸兒不可忍啊

作者:小小木子杰字數:2426更新時間:2019-10-11 18:55:39
    叔可忍嬸兒不可忍啊!

    “小賤蹄子,滾開,誰是你姐姐?”文雅失去了往日的端莊,此刻,她妒火中燒,憑什么一個傻子能嫁進太子府當側妃,而她只能嫁給一個龍陽君,受人唾棄呢,她不干,她拼命的反抗,曾經自殺,被救起來后,皇上的一張圣旨,將她永遠的定在了誠王府的墓碑上,她死了,文家的所有人都會為她陪葬。

    古代女子的悲哀就在于此,生死不能自己決定。

    文雅恨,恨自己沒有權勢,恨自己不能掌握命運,可是,她又能怎樣,她不能成為文家的千古罪人。

    文雅眼睛冒火,一巴掌打向自己的胞妹文眉。

    文眉笑嘻嘻的躲開,嬉笑道:“小賤蹄子是誰啊?姐姐打我做什么?”

    文雅滿臉黑線,這丫頭今兒個反了不成,怎么能輕易的躲過她的掌風呢?不可能,明明自己是四階的勢力,怎么能讓一個小小的三階勢力小丫頭躲過去呢,她不信,紅了眼睛,掌掌帶風的砸向文眉。末世傳奇系統

    文眉左躲右閃,不大一會兒,她眨了眨眼睛,嘟著小嘴兒哼了一聲道:“你們都騙我,這里不好玩兒,我到別處玩兒去!哼——”說罷,一陣風就飛走了。

    文雅伸出的手掌落空,嵌在掌風里的殺氣將面前的木桌劈的粉碎,桌上的茶盞碎了一地。

    “誠王妃——!”一聲威嚴的女性聲音從門外傳來。

    聲音渾厚,帶著內力,屋內的人神色均變,繃緊了神經。

    隨著環佩相撞的聲音傳來,一襲香風也撲面而來。

    “太后千歲千歲千千歲!”屋內的人閃身立在兩旁,躬身垂首,等到來人踏進寢殿之后,一群人閃身離開,只留下文雅和一位躲在柱子后面的宮女以及躺在床上依舊昏迷的南宮昱。惡魔指輪作品目錄

    “太————太——后贖罪,都怪奴婢沒用,請太后責罰!”躲在柱子后面的宮女渾身如篩糠般的跪在地上,腦袋磕在地上咚咚作響。

    “嗯,二十大板,逐!”太后程英皺了皺眉頭,有些不悅的掃向了文雅的臉和地面上的碎瓷片。

    跟在太后身后的宮人四散而來,很快將地面上的東西清走,有宮女搬來軟塌給太后坐。

    渾身都戴著環佩的程太后,一身彝族的裝扮,頭上的金釵互碰嘩嘩作響,良久,聲音消退,宮女上前將泡好的牡丹花茶端了上來。

    牡丹花香四溢。

    年僅60歲的程英身體硬朗,沒有白發,富態端莊,她微微抬了抬眼皮,凌厲的目光看向文雅。

    “文雅,不好好在誠王府待著,來太子府可為何事?”太后聲音帶著怒氣,很明顯,太后生氣了。無盡風暴

    太后就搞不明白了,皇上怎么會任由這個小瘋子四處亂竄呢,還有他的孫兒南宮誠,怎么就任由自己的王妃在太子府橫行呢?這群小輩兒,簡直不把王法放到了眼里,是時候該管管了。

    文雅站在那里,像是被雷劈中了一般一動不動,她怎么也沒有想到一向清心禮佛的太后竟然大半夜的來了太子府,更沒有想到自己倒霉催的遇上了這個老太婆。

    哦!不應該叫老太婆的,應該叫老祖宗才叫尊重。

    “啊——啊——”文雅咽了咽口水,猛然的醒悟過來,撲通一聲跪在了太后的腳邊,抱著太后的大腿就開嚎——

    “太子啊,你被害的好慘啊!我苦命的妹妹啊,你還那么小,那么善良,太子要是有個三長兩短的,你可讓我怎么活啊—,太后啊,親祖母啊,您一定要為太子討回公道啊,為我的妹妹終身著想啊——”絕世傳承最新章節

    文雅哭的鼻子一把淚一把的,上好的妝容都花了,頭發上的金釵也隨之掉了一地,還有她的手竟然像鐵鉗一般的抱緊了程太后的大腿。

    程太后聽著文雅哀嚎的一聲比一聲高,氣的一口氣差點兒提不上來,用力的想把自己的大腿給抽回來,可是用了兩下力,反而被抱得更緊了,于是,老人家的臉色微微變了。

    身旁的大宮女看到臉色微變的太后,向另一個宮女使了一個眼色,兩名宮女上前,一邊兒一個,用內力硬是逼著文雅松開了手臂,文雅踉蹌的坐到了地上后被兩個宮女拖離太后身邊三米遠。

    文雅被掐的生疼,不得不挺直脊背,直直的跪在地上,滿眼含淚,委屈萬分的望著程太后。

    程太后心煩的揮揮手。妖煉最新章節

    “給我閉嘴,再哭把你丟到狼窩里去!”程太后威脅性的瞪了一眼文雅,便扭過頭看向床上的南宮昱。

    此刻的南宮昱安靜的躺在那里,只有起伏的胸口彰顯他還活著,只是他的外觀很慘,豬頭臉根本看不出他原有的英姿。

    文雅瞬間將委屈暫時憋了回去,她可憐兮兮的出聲:“皇祖母,請您為民女做主啊——誠王他,不要民女,民女沒臉兒活了,要是太子再走了,民女肯請皇祖母恩準民女隨太子一起走吧!”文雅不敢自稱孫媳婦兒,因為,太后沒有任何子女,只因太后屬于武將之后,又有戰功在身,老皇帝去世以后便抬她做了后宮的太后,掌管一切后宮事務,如今雖然將權利下放,但是幾十年的后宮權利,沒有那么容易說放手就放手,每月管事都會將賬薄上繳,這是規矩。

    文雅知道輕重,自然不敢放肆,只能裝著越柔弱越好,話說出口,眼淚也如水般狂涌,手中的絲帕也遮著眼睛,免得流出的淚水臟了太后的佛眼。文雅想好了,要孤注一擲,雖然太后沒有實權,但是為了太子的未來,她會出手救自己出火海的,有誰能像自己那樣愛太子愛的如此真切,愿意太子死了也要隨太子而去呢。

    程太后的雙眉蹙起,眉峰都要夾起了一只蚊子了。

    氣炸她了,怎么會有這么不著調的瘋女子呢,為了得不到的,寧死也得毀了她們皇家的顏面么,不能,決不允許,她不能由著皇上和誠王的性子來了,這件事還是早做早了斷的好,再說,太子死了,還有另外的太子被立,那么,文家的這個丫頭一次死不成還會再來第二次么?

    不行,不行!

    程太后腦洞大開的拼命的搖頭,頭上的金釵又開始嘩啦啦作響,響的讓跪在那里的文雅一時間臉色煞白,猶如女鬼一般,兩眼一閉,直挺挺的向地面砸去。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广东11选5杀码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