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18章 我想靜靜

作者:小小木子杰字數:2410更新時間:2019-10-11 18:55:39
    南宮凌邪收回目光,將思緒轉到了慕容蕭的身上,發現慕容蕭的身體在顫抖,他擔心之余便坐到了床榻邊,拉過南宮凌霄的左手手腕,沉著冷靜的把脈,他的醫術不很精通,但是因為哥哥久病,自己多少也跟著師傅學了一些本事,自救還是沒問題的,可惜的是自己不是一個煉藥的天才,十次十次的丹藥都是廢的,所以至今,他也就會把把脈,診斷出來病理,至于如何救治,完全不在他的大腦里存在,他只喜歡吃和玩兒,只要有好吃的,天王老子都擋不住!

    “母妃,不要傷心,大哥的病很快就好了,你要注意身體。”

    南宮凌邪內心震撼,他沒有想到,短短的一個月,大哥體內的毒基本上已經清除的差不多了,至少受傷的經脈已經可以打通了,原本阻塞心肺的血液也似乎沖破了阻礙,在慢慢的恢復當中,雖然他不知道能恢復到何種程度,但是,病情得到了控制,這是天大的好事,16年來的病痛,如今減輕了,任誰都很高興的,只是——顧少,你命中缺我!作品目錄

    南宮凌邪思緒有些混亂,他不知道自己為什么會惆悵,他應該替大哥高興才對,可是,為什么會有些煩躁和惆悵呢,為什么呢?這種感覺以前從未有過,可是為什么,只要大哥犯病,小狐貍給大哥治完病,他心里的煩躁就增加一分呢,不,他不能這樣,他在心里吶喊:“我想靜靜!”

    慕容蕭感覺到周圍異樣氣氛的波動,她直起身,雙目瞪向南宮凌邪的方向:“邪兒,蕭兒為何睡得如此沉重?”

    隨著慕容蕭聲音的凌厲,守在寢宮外面的幾人都直起了身體,這個時刻,他們需要提高警惕,否則等會兒里面打起來,他們得去拉架啊!

    南宮凌邪知趣的后退了兩步,然后不安的又向后退了兩步,確定母妃動怒時不會將披風砸到他的臉上時,他咳嗽了一聲,壓低嗓音道:“母妃,大哥體內毒素傷及腦部,沉睡屬于解毒奇效,如果他還是像以前一樣痛苦萬分,那南行一趟就是誤事了!”國色芳華無彈窗

    慕容蕭攥緊了拳頭,她很想站起來一拳砸到南宮凌邪的臉上,同樣是兒子,這個兒子怎么就能總是讓她無緣無故的生氣呢,為什么呢?

    因為南宮凌邪是健康的孩子么?因為南宮凌邪整日除了吃喝和惹事,還是什么封了王,依舊一無是處的?

    慕容蕭目空的雙目瞬間的閉上,奇怪的是,這一刻,她嗅到了空氣里彌漫的淡淡奶香夾著鳳尾花的淡香,這種雅香讓人的火氣瞬間的降低,直至漸漸的消退,而后,慕容蕭放下了拳頭,那雙美目又緩緩的睜開,眼睛看不到了,可是眼皮還是可以自由開合的,如果她的眼睛可以看到東西,可以隨意的轉動,那么,這個世上就不會再有第二雙漂亮的眼睛讓人看到后就想陷進去,不想移開。

    南宮君上就是一眼望進了這雙眼睛里,才會想盡辦法將人囚禁在了宮墻里,因為他害怕她會離開,會永遠的消失在他的眼前,可是,困住了人,卻困不住人的心,十六年來,慕容蕭因為中毒,生下兩個孩子以后就雙目失明,長大后的南宮凌霄一直想將母妃的眼睛治好,可惜,慕容蕭以死威脅。這個魂界什么鬼最新章節

    “蕭兒,眼盲心不盲,我不想看的,不要讓我看,如你要執意治好我的眼睛,就拿把刀直接捅到我的心窩里面,我死也瞑目了!”

    一個兒子拿著一把刀,殺死了親生的母親!

    南宮凌霄再冷血也不會拿刀對著母親,沒有母親的舍棄,他活不到這個年齡!

    “邪兒,告訴我,小狐貍是不是真正的九尾狐?”慕容蕭垂下手臂,靠在了軟榻上,后背依著軟軟的靠枕,此刻,她蒼白的臉頰恢復了少許的血色,原本焦灼不安的心此刻也漸漸的穩定下來,她的臉轉向了淡香的來源處,那里,應該躺著那只小狐貍。

    南宮凌邪看到母妃漸漸安定下來,一顆心也緩緩的落下,他知道母妃為了大哥的病提心吊膽了16年,16年來,母妃幾乎每日都要派人去向他打聽南宮凌霄的病情,所以,只要他有時間,他就要進宮一趟陪著母妃,講述一下大哥的近況,無論好壞,無論喜憂,從會說話起,他的任務就是看著大哥,照顧母妃,所以,至今,在外人的眼里,他雖然被封了王爺,開了府門,依舊是朝中大臣頭疼的一位王爺。以來自遠方之名作品目錄

    南宮君上正值壯年,雖然立了太子,可是大家都心知肚明這個王位二十年之內是不會更換的,所以,南宮國國泰民安,能遮掩過去的都遮掩了過去,這也就成就了皇家這些王爺各具特色,龍生九子,九子各不同。

    “母妃,你問這個作甚?小狐貍只有一條尾巴,怎么會是九尾狐?”南宮凌邪瞥了一眼依舊睡得香甜的小狐貍,說真心話,他真的很想看到小狐貍有九只尾巴的,可惜,師傅說那都是傳說,真正的九尾狐是不會被人類逮到的,除非它們活夠了。

    “怎么?你們這次去南山沒有遇到九尾狐?你師父說的話是假的?”慕容蕭好看的細眉微微蹙起,粉色的唇瓣略帶驚訝的半張著,她不相信,不相信凌傲天騙她,那個男人,上知天文下知地理,會占卜,會醫術,雖然沒有逆天的功夫,權勢卻也是凌駕在帝王之上,無人可以撼動,如果不是他出手相助,她和兩個孩子又怎能在這個世上存活。木子年華

    南宮凌邪輕輕的扇了一下自己的嘴巴:怎么這么笨呢?怎么能陷師傅與不義呢?腦海里閃現出凌傲天那雙慈眉善目的臉,南宮凌邪打了一個哆嗦,都說伸手不打笑臉兒人兒,師傅的忠告他得聽,在小狐貍沒有變成真正的九尾狐之前,他還是保守秘密的好。

    “母妃,我們去晚了,只逮到了一只尾巴的小狐貍,她要是九尾狐,大哥的病一下子不就好了么?還用等這么久?”南宮凌邪撇開一切雜念,討好的蹭到慕容蕭的身邊,一個母妃母妃的叫著。

    “好了好了,你大哥睡得熟,我就不打攪,只是我聽到的那個聲音是怎么回事?”慕容蕭靠在軟墊上緩過勁兒來,她的這個身體就是這樣,一旦心跳過快就會全身無力,心口發痛,歇一歇,又緩了過來,又和正常人一樣,也是怪了,因為許久沒有犯病了,所以這一緊張,感覺又來了,還好這種淡淡的奶香味兒竟然能緩解她的心絞痛,也是怪了,緩過來了,也就想到了來這里查找聲音的目的。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广东11选5杀码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