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即墨公主-另有真相(82)

作者:不愛喝水字數:3484更新時間:2019-11-16 20:01:44
    “紫晴你發現了什么?”皇后聞言看向紫晴,紫晴一向細心謹慎,她如此篤定,一定是發現了什么不同之處。

    紫晴看向躍嬋,面容嚴肅:“你是不是還隱瞞了些什么?”

    躍嬋眸中含淚,望向紫晴:“紫晴姑姑,奴婢真的已經說完了啊!這些都是真的,若是有什么盡管問就是了。”

    “既然如此,我便問問你。”紫晴眸光一冷。

    “你說你是受令貴妃之命掉包憐貴妃家人送來宮中的財物,可你為何拿了財物不去向令貴妃復命,而要在花叢里面鬼鬼祟祟,還驚慌得撞到了五公主?”紫晴目光帶著審視,不放過躍嬋臉上一絲一毫的變化。

    躍嬋眸光微閃,不敢看紫晴的眼睛。

    “奴婢拿了銀票便尋了條偏僻的道路,正是要去毓秀閣向令貴妃娘娘復命,誰知卻撞上了五公主,奴婢做的是不光彩的事情,自然不敢正大光明地走。”美男志無彈窗

    “哦?”紫晴反問:“你的意思是,這輕飄飄的可以揣到懷里都不會讓人瞧見的兩張銀票讓你擔心害怕得都不敢走大道了?而且連走路都不敢抬起頭來了?”紫晴不比皇后,身為奴婢,宮中各種各樣的茍且事情都見得不少,躍嬋此種行為,明顯是心中有鬼,否則又怎會驚慌到撞到一個公主?

    躍嬋艱難地點了點頭,還想自圓其說:“奴婢實在膽小,是以才......”

    “夠了!你還想編造什么謊言來欺瞞皇后?!”紫晴冷喝一聲:“且不說你前前后后撒了無數個謊言,直到現在還試圖蒙混過關,就說令貴妃在眾多宮女里獨獨挑選了你,我想,除了因為你只是個三等宮女,平日里很少跟著令貴妃出門,宮人們見了你也認不出你是令貴妃手下的,你的膽大機靈也是不可或缺的一點把!”紫晴目光如冰,在后宮中,她最憎惡的就是撒謊成性的人,這種人,對別人撒謊,最終也會對自己撒謊,以為這樣就可以蒙蔽他人,殊不知最后說得謊話太多,自己都信了,連自己也一同蒙蔽了,這種愚蠢自欺的人,在宮中也是活不久的。星際游途無彈窗

    躍嬋突然癱倒在地上,久久不發一語......

    “其實,那兩千兩銀票,是奴婢留給自己的,并非要交給令貴妃的”,躍嬋目光無神,似乎在述說著別人的故事:“起初,令貴妃要奴婢去偷換銀子,奴婢還有些擔心被人察覺,后來發現這么多銀子里,即使少了也不會被人看出來,后來奴婢每每收到貴妃的命令要我去”做事“,便趁機偷拿一些,反正令貴妃也不會查看,這么多的銀子,就在我眼前,我怎么可能不動心?”

    “后來,你漸漸控制不住自己,越拿越多。”紫晴凝視著躍嬋,淡淡說道。

    “不錯”,躍嬋看向紫晴的目光通紅:“她們出身好的,隨隨便便便是上千兩的銀子,我們呢,辛苦了半輩子卻未必有百分之一?!”躍嬋情緒激動,胸口起起伏伏。大叔的無敵寶貝兒作品目錄

    “這不是你犯錯的理由”,紫晴看向躍嬋的目光極冷。她八歲起就被選入府中陪伴皇后,同樣的年紀,皇后錦衣玉食,而她每日伺候主子,可她從未有過不平,后來皇后入宮,她隨行而去,即使在老爺的交代下要幫著皇后爭寵,可為了皇后娘娘的開心,她也默默放棄了,像躍嬋這種,只知道自己的艱難痛苦,眼里從來看不見別人的不易和苦楚,長久以往,只會覺得別人欠了自己的,埋怨命運不公,最終只會在嫉妒和痛苦中毀掉自己的一生。

    “皇后娘娘,躍嬋不僅幫著令貴妃偷取憐貴妃的銀子,還私自抽取了部分銀子占為己有,請皇后娘娘定奪。”紫晴回到皇后身邊。

    皇后面容不再溢滿柔色,威嚴的聲音響起。

    “躍嬋,你偷取銀子,違背宮規,是為不忠,私占銀子,背叛主子,是為不誠,一個小小宮女,犯下如此大錯還三番四次欺瞞本宮,按律當誅九族!”淺塘最新章節

    話音一落,躍嬋震驚地看向皇后,目光透著濃濃的懼意。

    “然,本宮念及你一人之罪,殃及家中父母實在不忍,只要你如實認罪,向本宮保證接下來所說的話真實可信,本宮就赦免你的家人。”皇后繼續說道。

    躍嬋灰敗的眸子剎那間透出些充滿希冀的神色。

    “皇后娘娘是說赦免我的家人?”

    皇后點點頭:“不錯。”

    “那我?”躍嬋提著一口氣。

    皇后搖搖頭:“你犯下大錯,罪無可赦。”赦免家人已經是法外開恩,對于始作俑者,堅決不能饒恕,以后也好正一正這后宮的風氣。

    躍嬋眸光瞬時潰敗,跌倒著落到地上,喃喃自語。首席情人:總裁的契約嬌妻無彈窗

    “我早該知道的,我早該知道的,當初答應了令貴妃,我就該想到有這么一天的......”

    眾人看著幾近瘋癲的躍嬋一語不發。

    躍嬋突然從地上跪起,鄭重地向皇后磕了三個響頭。

    “躍嬋,你這是做什么?”蕓嬪疑惑。

    躍嬋目光是說不出的平靜:“奴婢先為奴婢的家人們謝過皇后娘娘大恩大德,奴婢一人之罪,若真真牽連到了奴婢的父母幼弟,那才是最大的不孝。”自己在宮里,從來沒能陪伴照顧過家人一分一毫,如果今日她的罪過要讓她的家人也受到牽連的話,那她就是死也不得瞑目。

    蕓嬪微詫,想不到這宮女這么快就恢復清醒了。

    躍嬋繼續磕頭:“奴婢一人之死,如果可以換全家的平安,奴婢死一萬次都可以,奴婢私自扣取銀票一事已經算是背叛了令貴妃,如今沒有退路,也只得對不住令貴妃了。”躍嬋神色中隱隱藏著內疚。小白不好當:大神別過來!

    蕓嬪輕笑著反問:“令貴妃敢如此行事,就該料到事情終有敗露的一天,又何談是你對不住她呢?終究是自己對不住自己罷了。”

    話音一落,躍嬋陷入沉默。

    眾人心知肚明,令貴妃明明錦衣玉食地在宮中過著眾妃都羨慕不已的生活,卻還是派宮女攔截別的嬪妃的銀票,如此之舉只為消除心中那點嫉妒,實在不可不謂愚蠢。

    躍嬋無話可說,只對著皇后再拜了拜,答謝她對家人的恩情。

    皇后淡淡發言:“此事茲事體大,等皇上下朝了定是要告與他此事的,躍嬋你就先隨本宮去椒房殿,其余人等......”皇后掃視了一下四周的人群。

    蕓嬪立即接話道:“嬪妾到時定會來椒房殿作證。”星游天道

    皇后鳳眸中略過一絲滿意的神色,點了點頭,看向紀妃因:“到時姝兒有空也來椒房殿坐坐,如果可以,把你的母妃也叫上。”

    紀妃因乖巧地應聲答是。

    安排好了眾人,皇后才將目光移到躍嬋身上,此事牽扯到令貴妃,若是皇上一個不舍得包庇了令貴妃,她也很難處置,若是不處置令貴妃,不僅給不了憐貴妃一個交代,日后宮中她也很難樹立起皇后的威嚴,想到這里,皇后一陣頭疼,希望到時候蕓嬪和姝兒的作證能有用罷。

    紫晴驀地開口:“皇后娘娘,這么折騰了半日,太后娘娘說不定也醒了,不若我們再去拜訪一次?”仿佛清楚皇后心中所想,紫晴給出了一個極為中肯的建議。皇上怎么處置令貴妃全憑皇上的態度,可太后素來重視宮規,也早就看不得令貴妃一家獨大,自是會站在皇后這邊,加之令貴妃有錯在先,到時皇上也無話可說。霍少蜜蜜寵:寶貝,你好甜!

    皇后點點頭,溫聲吩咐道:“你們就先回去罷,本宮再去看望一下太后。”

    蕓嬪和紀妃因同時行禮:“恭送皇后娘娘,嬪妾/姝兒告退。”

    “去吧。”皇后揮揮手。

    “是。”兩人一前一后離開后花園。

    “綠繞,你先帶著躍嬋回椒房殿,看好她,務必不能出什么差錯。”皇后神情嚴肅。

    綠繞應道:“是,奴婢明白。”說罷帶著躍嬋向椒房殿走去。

    看著綠繞離去的背影,皇后收回目光,輕輕對紫晴說:“我們也出發罷。”

    紫晴面色篤定:“娘娘,這次令貴妃一定會受到處置。”

    皇后無奈地輕嘆一聲,說不清多少次了,每當令貴妃犯了錯誤,皇上總是以這樣那樣的借口搪塞她,讓她從輕處置或者干脆不處置令貴妃,久而久之,宮中的嬪妃宮女對她也沒有初初時那么敬重了,故而她后來將宮務交給玥兒去管,也不是沒有她的難隱之處。

    “紫晴,你會一直站在我這邊的,對嗎?”皇后驀地開口。

    紫晴一愣,隨即眼里淚花閃爍,皇后娘娘,這是準備重新相信她了嗎?她本以為,自從知道了她是老爺派來的,娘娘就再也不肯信她了。

    “娘娘,無論您要做什么,只要娘娘開心,奴婢會一直幫娘娘。”紫晴聲音篤定。

    皇后輕嘆一聲:“好,我信你。”

    紫晴得了皇后的應允神色歡喜,臉上是說不出的激動。

    “走罷,先去一趟紫宸殿,這場仗,終究還是要開始了。”皇后目光悠遠。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广东11选5杀码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