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8章 李俊

作者:ok阿呆字數:3857更新時間:2019-10-06 12:23:51
    李家門外圍著一撥人,圍觀者表情沉重,有竊竊私語,有掩面哭泣。李家門口還站著倆名衙役。

    蘇暮辰推開人群,快步走到衙役面前,道:“張叔,里面……?!”蘇暮辰問的是第一天來時對他頗為照顧的衙役老張頭。

    老張頭一看是蘇暮辰,左右看了一眼,把人拉到一旁,道:“蘇公子與李家相熟?”

    蘇暮辰點頭道:“是。”

    老張頭眉間緊鎖,表情哀傷,道:“唉——一家六口啊……除了他們家的小兒在學堂幸免,余下都……”老張頭眼帶淚花,又道:“大人帶著捕快和仵作在里面,慘啊!”

    “……!!”蘇暮辰震驚,胸口像被狠擊了一拳,無法喘息。一家六口!妞妞!蘇暮辰垂眸,握緊雙拳凝神。半響后,抬眸握緊老張頭手腕道:“張叔行個方便,我想進去看看。”我在漫威無限抽卡無彈窗

    老張頭有些為難,道:“這——大人在里面,恐怕……”

    “張叔拜托!”蘇暮辰塞了塊銀子給老張頭,懇切道。

    老張頭猶豫了下:“好吧,你跟我來。”

    進去前,蘇暮辰朝站在身邊的秦沐風,道:“李俊好像還沒回,你在外面看著。看到李俊攔住他。”

    秦沐風:“好。”

    李家一家六口,李俊祖父祖母、李父李母、李俊姐姐李心嵐、未滿五歲還未取大名的妞妞。

    祖父祖母傷在額頭,預測是被推倒,額頭撞到硬物而亡。李母倒在廚房,臉上有燙傷,后背有刀傷。李父與兇徒搏斗過,到死都手握菜刀。李心嵐……致命傷在胸前。最后一個……蛇妖夫君硬上弓無彈窗

    蘇暮辰跪坐地上,膝蓋前,是仰躺在地的妞妞。猙獰的刀傷從妞妞的頸部到腹部,妞妞的掌心還抓著塊未吃完的酥餅……

    蘇暮辰的全身細胞都在顫抖,大顆淚珠落地……心顫、手抖、慢慢輕撫著妞妞的臉頰。

    “你是什么人?怎么進來的,不知道這是案發現場啊!”一名捕快看到跪坐在地的蘇暮辰,呵斥道。

    蘇暮辰穩定下心神,剛想站起,門口傳來騷亂聲,緊接著秦沐風的聲音傳來:“李俊別進去!”

    蘇暮辰猛地抬頭看向門外。

    “阻止他!不能!別進來!”蘇暮辰紅著雙眼急道。

    “爹——!娘——!啊啊——!!”

    李俊撕心裂肺的哭喊聲……悲慟欲絕……永生訣最新章節

    …………………

    三天后。

    明威堂。

    李俊昏迷了三天,被蘇暮辰安置在明威堂內院。李家六口被抬進衙門三天,蘇暮辰去縣衙詢問,都以案子還在調查,仵作驗尸還未完為由被打發出來。

    “蘇公子,門外來了位衙役說要見你。”明威堂伙計進來報。

    蘇暮辰道:“我去看看。”

    來者是老張頭,看來是縣衙來傳消息了,蘇暮辰心道。

    一刻鐘后,蘇暮辰臉色非常不好的回了堂屋。

    “咔嚓啪——”一聲,武十三的臉上青筋暴起,怒摔茶杯,道:“放他娘狗屁!青天白日入室行兇,特么又說是山匪干的!身穿家丁服是山匪?山匪頭子穿著綾羅綢緞?!寒心啊!”武十三氣得猛拍桌案。首富楊飛作品目錄

    老張頭是先跑來遞消息的,衙門正式的判決通知,要等申時才會派人來,一起來的還有筆撫恤金。

    縣令調查結果:李家從懷州回昌平縣途中,惹了途中某座山的山寨山匪。李家被山匪惦記了,匪徒報復殺人。

    之前,蘇暮辰給了老張頭一筆銀子,請他轉交給仵作,讓仵作幫忙修飾修飾李家人。現在人已經都整理妥當,明日就可以去縣衙領回入土為安。

    最后老張頭又說了幾句:大人頭上壓著座山,沒辦法啊。蘇公子,你幫忙勸著點那位李家小兒,千萬別沖動。唉——胳膊擰不過大腿啊!

    “不行,我得再去問問。周圍鄰里明明都說了,一輛馬車下來一男一女,隨從有六人,看見那群人入院。怎地現在就反口,他們的良心讓狗吃了!”武十三坐不住了,邊說邊往外走。官運最新章節

    “十三叔。”蘇暮辰把人攔下,道:“不用去了,鄰里都是昌平縣人,都要在這里生活。那天他們是看見了血跡斑斑的現場,悲憤不過才脫口而出。如今說什么……都晚了。”

    蘇暮辰走到門邊,看著在校場上站樁壓腿的明威堂弟子沉思。

    秦沐風道:“蘇兄。”他剛給李俊把完脈:“燒退了,估計晚上就能醒。”

    蘇暮辰回神,道:“明天可以去縣衙領回李家人,為他們辦后事。那片山坡的風水好,風景也不錯,就安葬在那兒吧,和阿婆做個伴。”

    武十三點頭,道:“嗯,這事我來安排。就是李俊他……不好辦。”

    秦沐風嘆氣道:“我熬了些安神湯,待他醒來服用。就怕作用不大,心病難醫啊!”萬能充值系統作品目錄

    ……………………

    入夜時分。

    李俊醒了,睜著眼睛不說話,人瘦了一圈。蘇暮辰叫人做的吃食,他一口也沒吃,水喝下就吐。反復幾次后,蘇暮辰也不勉強了,就坐在床沿陪著他。

    天干物燥,小心火燭,打更的‘咚,咚,咚’敲了三響,子時了。

    應該是聽見敲更的聲音,李俊把頭轉向外,像是在看窗外,又像是在看蘇暮辰。

    臉色蒼白,目光呆滯,蘇暮辰看著這樣的李俊,他的心里難受萬分。

    “喝水嗎?”蘇暮辰輕聲道。

    “蘇大哥,我夢到爹娘了,還有我姐,還有妞妞……”李俊聲音很小,就這么重復說著這段話,嘟囔著。萌神戀愛學院

    好不容易壓下的不適感,被李俊一聲蘇大哥,蘇暮辰的眼淚差點流出來。

    袖口胡亂的擦了下臉,蘇暮辰蹲到床邊與李俊平視。

    蘇暮辰道:“李俊,你聽好。你祖父祖母,你爹你娘,還有你的姐姐和妞妞,二日后將入土為安。你姓李,不管他們在不在,你都要立起來。你要為他們添把土,上炷香,告訴他們你會好好活著。”

    李俊歪著頭,無聲無息,眼淚順著鼻梁流到另一邊,關不住……

    “李俊別憋著,哭出聲!大聲哭!”蘇暮辰把人拽起,扶著他的肩膀,喊道。

    “嗚嗚——嗚啊嗚——”哭出聲了,李俊趴在蘇暮辰的肩膀哭得悲切。

    武十三和武中正,聽到聲音沖進來,看到這一幕,倆人都松了口氣。秦沐風說他這個情況不能憋著,哭出來是好事。罪案之現場密碼2最新章節

    李俊再次醒來后的情況好了不少,能吃東西,能說在懷州發生的事。

    到了懷州后,夫子帶李俊訪友,五六日后歸。李父有門親戚在懷州,李家父女就暫住在親戚家。開始的幾天,父女仨人游山玩水過得很愉快。就在李俊師生訪友即將回的前一日,發生了件他們沒放在心上的事。

    懷州富甲:嚴淮平,其兄是懷州太守:嚴淮安。

    “那位嚴老爺三番兩次上門找家姐,說是要納我家姐為妾。這怎么可能,嚴老爺比我爹大了好幾歲,更何況他家中妻妾成群,我爹自是不肯。我爹回絕后,嚴老爺就沒再上門,以為他也只是一時興起,我們也放下心。沒想到……”李俊說得斷斷續續,有些還連接不上。

    不過大致的意思了解,懷州之行除了遇上嚴淮平上門要納妾一事,沒再有其他事。庶女嫡妃

    蘇暮辰覺得不對,缺少最重要的一環。隨從的衣服確實是嚴府的家丁服,那馬車上下來的一男一女是誰,嚴淮平?難道他納妾不成,就滅滿門?有頭有臉,富甲一方的嚴淮平會為這種事下殺手?肯定有什么事是李俊不知道的。

    看來京城行要暫緩,先去懷州,去會會那位嚴富甲,蘇暮辰心道。

    山坡上,壘起了六座新墳。短短倆月不到,蘇氏、李家相序出事,當真世事無常……

    喪事之后,經過家中巨變的李俊,精神狀態看起來恢復了。可蘇暮辰知道,想要真正走出來不容易,換做自己,可能還不如他。

    私塾的夫子是真的非常喜歡李俊這個學生,連著幾日,都來找李俊深談。

    明年八月的秋闈,李俊決定下場。蘇大哥說得對,自己太弱了,要變強。自己才14歲,一切才剛開始,不能急……透過窗戶,李俊看向遠處,暗暗下了決心。美味小廚娘:王爺嘗一嘗無彈窗

    幾日后,李俊隨夫子出門游歷,讀萬卷書,行萬里路。夫子覺得,現在的李俊,游學對他來說是最好的方法。

    ………………

    城郊山坡。

    蘇暮辰拿著布擦拭著一塊塊墓碑。擦到最后一塊墓碑時,蘇暮辰坐到碑前,靜靜看著。

    這里面躺著的是妞妞,四歲的小女娃。

    “蘇哥哥——”,“蘇哥哥舉高高——”,“蘇哥哥,我繡的好看不……”

    腦子里閃現出妞妞身影,回蕩著小女娃的笑聲。蘇暮辰手捏著繡著小花的錢袋,垂下眼簾,淚珠落下。

    胸前的吊墜,金光一閃,君蓮出現在蘇暮辰身旁。

    “你在哭嗎?”君蓮感受到蘇暮辰內心悲傷,擔心的問。

    “我以前很喜歡旅游,只要是假期,我都往外跑。去過不少地方,旅途中碰到過很多很好玩的人,很羨慕那種自由自在的生活。來到這里之后,我以為我就是個看戲的,應該很難融入到這個世界。每晚睡前都會想,天亮后我會不會在公寓的床上醒來,古代生活只不過是一場夢。原來——我也是戲中人……回不去了嗎?回不去了。”蘇暮辰自言自語,像是對自己說,又像是說給君蓮聽。手指摩擦著石碑,蘇暮辰嘴角輕揚:“有牽掛了,所以回不去了。要為你們做點事,不能白來一場。”

    “我可以和你一起,我幫你。”君蓮認真道。

    蘇暮辰:“好。”

    倆人相視一笑。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广东11选5杀码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