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七九八章五蛇之秘3

作者:苗棋淼字數:3424更新時間:2019-10-13 00:06:10
    果然如此!

    我心里剛剛冒出這個四個字來,張敏就厲聲說道:“我變成現在的模樣,完全是拜孫恩所賜。我為什么要敬他?”

    我繼續說道:“你既然不敬孫恩。為什么還要守護五蛇墓葬這么多年?”

    張敏苦笑道:“我守護郁金香家族的氣運是為了什么?是為了自己的子嗣。我守護五蛇墓葬的原因也一樣如此,沒有真龍的首肯,我的后裔永遠擺脫不了化蛇的命運。我守著氣運,吞噬子嗣,就希望我的后代能夠延續下去,直到有一天,不用在經受詛咒的折磨,你能明白么?”

    “我懂了!”我不得不說,孫恩是用親情扣住了張敏,她舍不得自己子嗣滅絕,就只能一直守護在這里等著真龍的到來。

    我沉聲道:“以前,有一個叫王直的人,曾經得到過孫恩的傳承,你知道么?”迪拜戀人作品目錄

    張敏點頭道:“我聽我的后裔說過王直。他不是孫恩的再傳弟子,他應該是五蛇之一。我雖然沒有見過王直,但是,通過一些蛛絲馬跡,我能推測出,他已經背叛了龍脈天師。他的先祖應該是動了搶奪真龍墓葬的心思。”

    “如果沒猜錯的話,王直應該是白蛇汪子晉的后人。白蛇雖然排在我們這些師兄妹最末,卻是最得孫恩歡心,從他那里學到秘法最多的人。那時候,我們都覺得他得到了孫恩的真傳。后來,王直出現我才知道,白蛇也沒有得到全部傳承,否則,他也不會打其他墓葬的主意。”

    張敏聲音一頓道:“王直不是號稱五峰船主么?他當年的五峰船上,應該裝載過另外幾塊山河社稷圖。否則他也別想在海上布置起風水大陣。”
策史
    我看向張敏:“你知道王直的五峰船?”

    “聽我的后裔說過。”張敏道:“當年王直能縱橫海上,一是依仗了五峰船,二是收復過一條蛟龍。王直每次大戰都會把五峰船開到某個地方列陣成形,但是五峰船卻從不出戰,他們唯一的作用就是給王直的兵馬加持風水氣運,這才是王直戰無不勝的原因。”

    張敏說到這里冷哼一聲道:“從你剛才的話里,我聽得出來,王直當年是在我的赤蛇墓之外,另加一道封禁吧?”

    我把自己進入墓葬的經過說了一遍。張敏咬牙道:“果真如此,當年我的后裔進入赤蛇墓之后,我就覺得不對,催促他趕快離開,還特意給他加了一道護身符。王直果然在打赤蛇墓的主意,難怪這么多年來,再沒有郁金香家族后裔進入過墓葬。”最后殘仙最新章節

    我心里的另外一個疑惑終于揭開了,原來郁金香家族族長是因為再也進不了墓葬,才跟妖星進行了合作。難怪我一直覺得郁金香家族做事前后矛盾。

    我沉聲道:“五蛇之間能夠互相感應?”

    “能!”張敏說道:“這就像是同類之間感應一樣。聽起來雖然有些玄妙,但是,五蛇身上都有蛟龍血脈,互相臨近的時候肯定會產生感應。王直當年應該是故意把我后裔給放進了赤蛇墓。”

    我沉聲道:“你能感應到其他幾個墓葬里的情況么?”

    張敏道:“這就是我要跟你說的第二個問題。”

    張敏咬牙道:“王直就是一個空有野心,沒有實力的蠢貨。當年,他肯定是暴露了自己龍脈天師的身份才給我們惹來了麻煩?”騎著毛驢戲秦皇作品目錄

    我震驚道:“什么意思?”

    張敏說道:“世上的一切有正就有反,有陰就有陽,有龍脈天師就有斬龍術士。如果,當年沒有人限制龍脈天師,世上王朝豈不是由龍脈天師一人決定了么 ?”

    張敏的話,我極為贊同,上天安排一種猛獸誕生之后,也一定會給他安排同等級別的對手。這種事情就像是一個循環,任誰都跳不出這個圈子。

    張敏繼續道:“孫恩在世的時候,就一再告誡過我們,真龍未出之前一定要低調行事。千萬不能引起斬龍術士的注意,否則,很容易給自己招來殺身之禍。我的后裔離開了墓葬不久,就有人悄悄潛入進來,用孤竹君封鎖了外面水域。要不是我在外面布置了一個疑冢,那人說不定就打進來了。”魄香

    我轉頭看向了葉尋,后者點頭道:“外面的湖里的確有一座水下墓葬,也是船墓。”

    張敏道:“你們跟探神手在外面僵持的時候,我為了幫你們故意弄出了幾滴蛟龍血,那些孤竹君受到血脈感應自然會出現。”

    我疑惑道:“不對,按照你的說法,外面的孤竹君應該是專門為了圍困你而存在,怎么會聽從你的指揮?”

    張敏笑道:“你還是不了解風水師之間的爭斗啊!無論是風水也好,還是法器也罷!在我們手里都有可能被收為己用,就看誰的手段更高明。我沒死在孤竹君手里,卻在這邊看了他們幾百年,難道我還破解不了這點東西么 ?”

    我這才點了點頭:難怪我經歷的水仙觀和鯊魚礁全都是矛盾重重,看著像是在養龍。卻又帶著幾分要把蛟龍困死在秘境里的意思。原來,斬龍術士和龍脈天師之間已經進行了一次較量。末世之天降巨富最新章節

    從我前后經歷的三個秘境看,他們之間誰也奈何不了誰。所以一直都保持一種微妙的平衡。

    龍脈天師的傳承不全,斬龍術士的傳承八成也是遺失了大半。如果他們當中有一方完全繼承了秘術,說不定早就分出勝負了。

    我試探著問道:“你知道其他四蛇墓都在什么地方么?”

    “不知道!”張敏搖頭道:“我們五個弟子都是自己去尋找墓葬的位置,互相之間也不允許有人透露墓葬所在。但是,我大致可以推斷出,另外一條蛇的位置離我不遠,甚至只有一墻之隔。那里也是風水寶地。適合葬墓。”

    張敏的話其實不難理解,一條龍脈只有一個龍穴,但是并不代表其他的風水寶地也是如此。其中最有名的傳說,就是袁天罡和李淳風。神醫嫡后

    傳說,兩人墓葬相距不遠,李淳風墓葬的風水還要比袁天罡高明幾分,后人都以為袁天罡在風水堪輿上不比李淳風,甚至連袁天罡的弟子也如此認為。

    袁天罡卻只說了一句:“百年之后,自見分曉。”便不做任何解釋,百年之后,李淳風之墓毀于戰火,又被盜墓賊多次光顧,袁天罡墓葬卻因為埋在兵家要地之下,墓葬附近始終有軍士駐扎,雖然歷經幾朝卻都是兵營所在之處,始終沒有盜墓賊敢于犯禁,一直保存完好。

    這個傳說即使在風水行里也極為有名,很多風水先生也會告誡弟子:有時候,風水未必就決定一切。

    所以,張敏說:赤蛇墓附近還有一座蛇墓,我并不感到奇怪。

    我沉默了一會兒,才把自己經歷的事情說了一遍,張敏聽完才點頭道:“水仙觀那里應該是黑蛇墓,黑蛇兇猛講究弱肉強食,養出幾條蟒蛇互相吞噬并不奇怪。只是,我沒弄明白,黑蛇到哪兒去了?不對,他是躲到青蛇墓里了。”我家總裁寵上癮無彈窗

    張敏道:“黑蛇和青蛇,在跟孫恩學藝的時候就情同手足,他們互相之間肯定知道對方所在,躲到一起也情有可原。況且,黑蛇不走,也抵擋不住那只龍虱。你說跟鈴兒對話的那條蛇,肯定不是黑蛇的本體,那應該是他留下來給同伴傳訊的東西。”

    “至于鯊魚礁下面的墓葬么?”張敏沉聲道:“如果我沒猜錯的話,那應該是青蛇留下的一個疑冢,青蛇最喜歡玩那種狡兔三窟的把戲。鯊魚礁那里的墓葬看似兇險,但是位置又太過明顯,這就等于是犯了秘葬的大忌。”

    “秘葬之所以神秘,就是在于讓人難以尋找。鯊魚礁的坐標明顯不夠隱秘,很可能是青蛇留下坑害對手的疑冢,至于他自己為什么會在那里,我就不得而知了。不過,從你描述的過程上看,青蛇疑冢應該也是被斬龍術士控制了。如果不是青蛇機警,說不定他和黑蛇早就死無葬身之地了。至于說……”

    張敏頓了一下道:“那個叫納蘭瑟瑟的女孩,應該也是五蛇的后人,如果我沒算錯的話,他應該是屬于金蛇一脈。五蛇當中金蛇最尊。金蛇是當初孫恩留給真龍分妃的存在。我一直都懷疑金蛇墓不在海里,而是被挪到了別的地方。”

    “金蛇能吸引真龍,同樣也可以吸引其他四蛇。這就是那兩條龍為什么非要強搶納蘭瑟瑟為妻的原因。”

    我再次問道:“你說那是兩條龍,而不是兩條蛇?”

    “對!”張敏道:“他們兩個已經變成了半人的形態,說明他們在化蛟的過程當中發生過什么異變,所以他們的形象才會接近龍,正常五蛇后代不可能出現半人的情景。一旦化蛇就是全部為蛇。”

    張敏說到這里不由得苦笑道:“我是因為怕嚇到你們,才一直耗費精神用人形的幻影跟你們說話,否則,你們看到的就是一條會說話的赤蟒。”

    “原來如此!”我看向張敏道:“捕蛇李家,會是斬龍術士么?”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广东11选5杀码网